汉侯 作者:来自远方(二)

第四十六章?

  匈奴使臣和长安的择选队伍先后离开,因其到来的商队也陆续减少。云中城内的军市和马市恢复旧例, 数日市旗方才升起, 往来城内的边民减少三成, 乍一看,竟显得有几分冷清。

  女郎离开当日, 不少人家都在路旁相送。卫氏族老和族人也在其间。获悉卫青蛾并未录名,亲择当日就落选,众人都是一脸惊色。

  “面有瑕?怎么可能!”

  族人之中, 有曾到过卫氏村寨, 当面见过卫青蛾。虽然相隔近一年, 对于少女的相貌仍记得清清楚楚。纵然不够娇美,也称得上中人之姿, 凭其家世, 入选的可能超过六成。

  怎么会面有瑕?

  “难道是自伤?”有族人低声道。

  族老面色微沉, 有些拿不准。

  不过几天时间, 新伤定然被看出。昔日有旧例,女郎借此落选也会被追究。时至今日, 始终没有消息传出, 要么就是卫青蛾脸上真有旧伤, 碍其相貌, 要么就是想了其他办法。

  “长者, 怎么办?”有族人胆小,难免心生焦急。

  如果卫青蛾去了长安,大家分田分屋舍, 一切都好说。如今她没走,留在了云中郡,手下又有数名健仆,如果要对族人进行报复,谁能保证一定不会找到自己头上?

  “回去之后,将卫季三人带去大屋,我亲自询问。”

  族老心中没底,对献好女之功的期盼也减淡不少。

  之所以产生这种心态,卫青蛾落选是其一,宦者的态度更让他疑惑。想到当日的种种,莫名觉得卫氏恐怕得不了功,甚至还会招祸。

  心中有事,众人未敢多做停留,一路快马加鞭,以最快的速度返回村寨。

  这段时日以来,卫季三家都被严密看守,对外界的消息半点不知。估算择选日期,料定事情无可转圜,想到可能产生的后果,都是心情压抑。

  “卫岭,赵郎君确言放过我三家?”卫川小声道。

  “确有此言。”卫岭靠坐起身,靠在长子身上,艰难点头。

  “可这几*你我都被关押,未能送出半点消息,如青蛾真被选走,赵郎君一怒之下,未必……”

  卫川的话没有说完,房门突然从外边打开。

  刺目的阳光从门外透入,照亮一室昏暗。

  长久处于黑暗之中,实在照不得光亮,四人本能的抬起手臂,遮住双眼。

  “出来,长者有话要问!”

  族人对卫季几人毫不客气,直接扭住他们的手臂,将他们从屋内拖出。

  路过关押妻子和孩童的屋舍,几人突然听到一阵撕心裂肺的嚎哭。紧接着,屋内传来沉闷的撞击声。木制的房门硬是被撞开,一个妇人怀抱脸色泛青的孩童从门内冲出,一路跑一路哭嚎,状若疯癫。

  “救救我儿,救我儿x_ing命!”

  看到妇人,卫川脸色骤变,不顾族人的拉扯,拼着手臂脱臼,硬是冲到妇人跟前。

  “妻,阿同怎么了?怎么了?!”

  妇人出现短暂清醒,认出面前的人是卫川,大哭道:“良人,阿同染疾,我苦求数日,他们始终不理不睬,不找医匠,近两日更断绝食水!”

  “什么?!”

  卫川颤抖着手抚过孩童的脸颊,触手一片冰凉,孩童已是气息全无。

  “儿,儿啊!”

  夫妻俩抱头痛哭。

  卫川夫妻育有三个孩子,前头两个都已夭折,仅剩这一根独苗,如今竟也枉死,还是死在族人手中,让他如何不恨!

  继妇人之后,卫季和卫岭的家人也陆续走出。

  短短几日时间,竟是各个形销骨立、满面憔悴。几个孩童都有病态,跟在母亲身边,近乎站都站不稳。

  “你们怎么敢,怎么敢?!”

  卫川双目赤红,拖着受伤的手臂,猛冲向身旁的族人。

  对这三家的遭遇,族人竟丝毫不感到同情,反而冷笑连连,一脚将卫川踹倒在地,狠狠啐了一口:“吃里扒外的东西,活该断子绝孙!”

  卫季和卫岭同时发出怒吼,就要冲向口出恶言的族人。不想被七八名青壮拦住,连同卫岭的长子一起被踹倒在地,遭到一阵拳打脚踢。

  等到众人停下,几人都是全身狼狈,满面红肿,从口鼻中流出鲜血。

  卫岭的长子还有力气,想要站起身,却被卫季按住。

  卫季艰难开口,声音低不可闻:“留命,等着,仇!”

  由于伤得太厉害,卫季说话都有些困难。卫岭和卫川却听懂了他的意思,不再怒吼,也放弃挣扎,任凭族人拖着向前。耳闻妻儿的哭求,想到自家遭遇,恨意从心头涌上,双目都被怒火烧得通红。

  大屋内,族老正低声说着什么。听到声响,见到被带来的卫季三家人,都是面色难看。

  “谁动的手?这样还如何问话?”

  青壮们不吭声,族老斥责两句,没有继续追究,让人提来几桶水,泼到卫季三家人身上。

  “说实话,我就让尔等离开。”

  “说……什么?”卫季抬头看向族老,双眼爬满血丝。

  “你三人应于近月见过卫青蛾,她脸上是否有伤?”族老道。

  听闻此言,卫季先是感到莫名,突然间有念头闪过脑海,哈哈大笑道:“她没入选,卫青蛾没入选?”

  族老面色难看,立刻有青壮上前狠踢了卫季一脚。卫季仿佛不觉得疼,仍是在哈哈大笑,就像是疯了一般。

  黑妇走出人群,行到族老面前,行礼道:“长者,卫季铁了心,问也问不出什么。这三家人吃里扒外,心怀怨恨,不可容其活命。”

  卫青蛾落选,黑妇搭上女儿,毒计却没能成功。她料定事情和赵嘉脱不开关系,对通风报信的卫季三人更是一并怨恨上。族老之意是将三家出族,黑妇却要斩Cao除根,才能消她心头之恨。

章节列表

上一篇:汉侯 作者:来自远方(一) 下一篇:汉侯 作者:来自远方(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