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侯 作者:来自远方(三)

?

?

第九十章?

  时光匆匆,转眼即至四月。

  孟夏时节, 田地中谷麦青绿, 远远望去, 阡陌相连,铺成一片绿毯。

  云中郡的农人扛着农具, 行走在田陇之间,偶尔停在地头,望一眼湛蓝的晴空, 脸上没有半分喜色, 反而叹息声不断, 焦虑之情溢于言表。

  进入四月以来,天热得不寻常, 郡内未落一滴雨水, 溪流陆续干涸。

  沙陵县内流淌过两条小河, 不至于无水浇田。

  奈何用水的人太多, 河流水位不断下降,水流越来越细, 河道袒露。乡老和力田到河边看过, 都是面现忧色。如果再不下雨, 到五月间, 河水恐会断绝。届时粟麦都会死在地里, 今岁必将绝收。

  春耕夏种秋收,只有保证粮食出产,边民才能有食果腹, 边军才能保证充足的战斗力。可惜天公不作美,入夏即是大旱。

  赵氏畜场内,五六名青壮围在水井边,轮换压下铁制的摇把,看着井水从管口流出,注满半个木桶,不由得发出一阵惊叹。

  赵嘉咬着一根Cao茎,朝匠人们竖起大拇指。

  几名匠人只是憨厚的笑笑,包括赵嘉从城内请来铁匠,全都不愿居功,皆道没有赵郎君的提点,他们未必能做出这样的稀罕物件。

  “有了这个物件,无需担心井深,童子亦能汲水。”

  继青壮之后,妇人们轮番上前试过,紧接着就是少年和孩童。几个调皮的村童甚至趴到摇把上,一边压一边笑,看样子,分明是把汲水当成了游戏。

  “郎君,鹿老能看水眼,说是溪水上游还能打出一口深井。”

  天气太热,熊伯干脆脱掉上衣。

  古铜色的皮肤,倒三角的身形,一身强健的肌肉,壮硕却不笨重。赵嘉看了两眼,再瞅瞅自己,非同一般的羡慕。

  “事情交给鹿老安排。”赵嘉嚼了两下Cao茎,涩味中隐有一丝甘甜。除了野果,这种有甜味的Cao茎是孩童们最喜欢的零嘴。

  “有了汲水的器具,阿青几个就能送水。让季豹带人灌田,季熊和鹿老去挖井。”

  人手安排妥当,赵嘉又分别去了水泥窖和砖窑。日前魏悦送来半车石膏,再制一批水泥,足够畜场自用。

  魏太守下令筑造要塞,边民忙着春耕夏种,无法大规模征召役夫,之前抓来的匪盗野人全都提出囚牢,连同城旦一起由边军看守,在胡市外围建起烽燧台和了望塔,并用水泥和青砖搭建房屋围墙,不到两月的时间,部分要塞就能投入使用。

  这样的工程进度不只惊艳了郡中上下,更让归降的胡人大为安心。在汉兵进驻要塞之后,自首领、祭师乃至普通的牧民,再无别的想法,死心塌地抱牢汉朝大腿。

  效果如此显着,除了边郡展示出的实力,云中骑的凶悍威慑,周决曹的功劳同样不小。

  趁着有空闲,周决曹分别见过几部首领和祭师,“推心置腹”一番恳谈。谈话的内容仅有当事人及云中郡大佬们知晓,谈话的结果,就是羌部首领拍着胸口表示,坚决拥护汉室领导,只要号角声起,绝对二话不说抄起刀子就冲,哪怕敌人是匈奴本部,照样能拼个你死我活。

  “豺狼之x_ing,慑于威势。”周决曹骑在马上,对走出营地,准备再往Cao原走一趟的魏悦道,“三公子莫要心慈,分而治之,杀比抚更有效。”

  周决曹的话十分直白,和魏悦的打算不谋而合。

  新归降的两支羌部没有前辈的待遇,别说受朝廷封爵,连放牧的Cao场都小一圈。

  这样的区别待遇,注定让彼此无法拧成一股绳。他们想要获得更好的Cao场,想要和另外三支羌部一样牛羊肥壮、富得流油,就必须展示出自己的价值。

  人心都是不足的。

  在摆脱本部追杀之后,两支羌部追求的不再是单纯的保全x_ing命,而是更上一层楼。

  之前曾到云中骑大营的羌部勇士,回到部落后,见到首领和祭师,直接表示,如果想要在魏太守治下争得一席之地,他们就必须和另一支野利氏一样,不要脸皮,抱住汉骑的马腿,削尖脑袋去争辅兵的位置。

  对此,首领和祭师都没有异议。反倒是前头归降的三支羌部鼻孔喷气,拍拍用匈奴首级换来的短刀,大口撕扯着麦饼和羊腿,嘲笑这些后来者痴心妄想。

  如果不是魏悦有言在先,他们都想抄起刀子教一教这两支羌部规矩。脑子里只想着对方要撼动自己的地位,压根就忘记了,在此之前,他们还打着吸纳后来者壮大自身的主意。

  云中骑出营,苍凉的号角声随风而起。

  知晓魏悦要再次北上,胡市中一片喧闹。归降的羌人急于随军出战,不耐烦和乌桓人讨价还价,一把抢过对方正掂量的盐袋,用兽皮包好,大手一挥,口中叫嚷着“不市了”。

  话落,不理会目瞪口呆的乌桓人,抓起兽皮袋就跑回帐篷,东西扔给幼子,抓起弓箭短刀,带着长子跃上马背,同其他羌人汇合,轰隆隆驰出驻地,直追云中骑而去。

  这样的场景,大多数胡商已经习惯,初来乍到的却是不明所以。询问过旁人方才知晓,这些归降汉朝的羌人忙着去打仗,哪还有心思做生意。

  “在北边时也没见别部如此。”一名氐人嘟囔道。

  “岂能一样?”一个轮廓深邃,满脸大胡子的乌桓人嘲笑道,“跟随匈奴本部作战,战利品不被抢走就算好的。哪里像汉家一般,提前定好章程,是你的就是你的,砍掉匈奴的首级还能换更多好东西。”

  氐人听了只是笑笑,没有接话。

  他们毕竟还要在Cao原上生存,不比这些已经半投汉朝的乌桓人。

  乌桓人也没继续说,转身走向市旗。

  他此行收获不小,带来的马都已市出,该召集人手准备北行。

  左贤王的动作到底瞒不住,越来越多的商队听到风声,无论胡商还是汉商,都下意识避开於单的地盘。商队连月不至,抢来的货物终有耗尽的一日,不能到右贤王的地盘去抢,南下估计也是得不偿失,於单不得不开始收敛。

章节列表

上一篇:汉侯 作者:来自远方(二) 下一篇:汉侯 作者:来自远方(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