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侯 作者:来自远方(六)

?

第两百四十五章?

  元光二年,冬十月, 天子行幸林苑。

  丞相卫绾、大将军窦婴、御史大夫直不疑、大行令王恢、太农令韩安国和太仆公孙贺等朝臣随驾。队伍之中, 数名葛衣赤脚的墨者坚持步行, 腰佩刀剑、形容威严的兵家大贤则安坐车中。

  儒家、道家、法家、纵横家等学派大佬自动自觉跟上,都对接下来这场演武很感兴趣。说白了, 看热闹不嫌大,想亲眼见证一下,兵家几位对战天子亲兵, 究竟谁能更胜一筹。

  几位兵家大佬本意是一展才学, 在演武中放水, 完全是不可能的事。待战阵排开,必然会竭尽全力, 发挥出百分之二百的能量, 专为压过四营亲兵。

  窦婴坐在车内, 偶尔回头看一眼闭目养神的兵家大佬, 思及多日来被虐菜的经历,不由得为赵嘉等人担忧。

  四营征Cao原, 讨百越, 立下赫赫战功, 迄今未有败迹。去岁深入河套, 一举歼灭白羊王和楼烦王所部, 立下大功。从将官到士卒,不说身经百战、从刀枪血雨中走出,实际也不差多少。

  然而, 兵家掌握数百年传承,从先秦至汉,所有的兵法典籍乃至战争记载,他们都有抄录乃至原本。

  被虐菜这些时日,窦婴切身体会到,这些人确有高世之才,绝非纸上谈兵的泛泛之辈。

  五千兵卒都是从更卒中挑选,其中半数以上未曾上过战场。经过月余c.ao练,已经做到令行禁止,鼓声不停,军令不下,刀锋逼至眼前,依旧岿然不动。

  忆起自己不知底细,率领一千正卒和这支军队对战的经历,窦婴一阵头皮发紧。

  同他有类似想法的,还有堂邑侯陈午和盖侯王信。两人的军事才能比不上窦婴,被兵家大佬虐到怀疑人生。

  三人聚到一处,陈午和王信看窦婴的眼神都带着怨念。

  幸亏演武来得及时,他们不需要继续和大佬一同“练兵”。如若不然,他们百分百会控制不住双手,必然要抄起刀子,和拉他们入局的魏其侯决一死战!

  死贫道不死道友,这是舍己为人;死道友不死贫道,算是损人利己。

  贫道必死无疑,但要拉着道友一起死,这算怎么回事?!

  朋友就是这么做的?

  当朝大将军也不能如此坑人!

  在陈午和王信的怨念中,车驾一路来到林苑,中途不停,由接驾的曹时、韩嫣等在前引路,径直来到演武场。

  演武场设在林苑西侧,早前王国军队同边军对战即选在此处。

  考虑到列阵需要,四周的杂Cao矮树均被清理,场内土地也被平整。林中木楼仍在,并且增加高度,别说彼此竞争,纵然没有干扰,想要攀上顶层也绝非轻而易举之事。

  演武场旁建有高台,高度足有三米。战斗开始之后,天子和随员可登台了望,将战况一览无余。

  高台两侧立有鼓架和木桩,架上设皮鼓,木桩上遍c-h-a旗帜。

  以场地中轴为界限,双方在场内列阵交锋。谁先突破对方防御,取下五面旗帜并敲响皮鼓,即为本场胜者。

  五千人分成五队,各由一名兵家大佬指挥调度,和四营进行比试。战后选出头三名,入林登塔争旗,确定最终胜者。

  这样的安排,使参与练兵的大佬都有机会一展长才,并能最大程度避免“浑水摸鱼”。而且五人用兵方式不同,对四营来说是不小的考验。

  抵达目的地后,刘彻率先登上高台,演武就此开始。

  为做区别,凡兵家大贤率领的队伍,皆在臂上缠绕布条,暂以虎贲为名。挑选出的四营亲兵俱着黑甲,号为鹰击。

  宦者从高台传旨,数十名壮士抡起鼓槌,隆隆战鼓声响彻校场,一声急似一声。至最激昂处,壮士齐声大喝,用尽全身力气,重击最后三声。

  “战!”

  五千虎贲以长矛顿地,发出邀战之声。

  “武!”

  黑甲亲军以刀背击盾,分毫不示弱。

  战意在空气中弥漫,不断凝聚蒸腾,似化作两尾苍龙,发出声声龙吟,飞腾盘旋,直冲九霄云汉。

  鼓声停,吼声亦停。

  虎贲军分出千人,一名年约四旬、身着皮甲的汉子站在队首,相貌十分寻常,放到人堆中转眼就会消失不见。唯独一双虎目炯炯有神,眸光犹如利刃,扫视而过,如刀刺在人身。

  随他举起右臂,一千虎贲迅速成阵,盾手在前,列出的却不是长阵和方阵,而是趋近圆弧。在盾牌缝隙之间,长短矛林立,并有刀牌手和弓箭手隐匿其间。

  这样的战阵十分陌生,四营是第一次遇到。

  “此人不好对付。”赵嘉手按刀柄,走到魏悦身侧,低声道,“是否该提醒曹君侯?”

  魏悦看向长刀出鞘,准备第一个率军出战的曹时,见韩嫣已经上前,单手按住赵嘉的肩膀,对他摇了摇头。

  “阿多也说过,天子要看的是整体实力。”

  此人强归强,曹时也未必会输。

  几人一同从腥风血雨中走出,此前又克服寒冬,在y-in山南麓同匈奴鏖战,积累丰富经验。纵然来的是兵家大贤,也不该妄自菲薄。

  最重要的是,曹时的韧x_ing极强,“打不死的曹校尉”绝非浪得虚名。彼此身为同袍,托付后背与x_ing命,无论如何都必须给予信任。

  “看一看再说。”

  明白魏悦的意思,赵嘉点点头,没有多言。

  曹时显然也看出对手很强,非但不感到为难,反而斗志更盛。

  随他出战的千名军伍无需号令,屯长、队率、什长、伍长各司其职,鱼贯步入校场,一扫之前的慷慨激昂,迅速变得沉默。

  在沉默中列阵,在沉默中立起盾牌、支起枪矛。

  刀盾手伏低身体,以刀背轻击臂上圆盾。弓箭手结成队列,去掉尖头的箭矢搭上弓身,弓弦拉满,盈如满月。

  呜——

  号角声起,三百骑兵从曹时率领的战阵两侧出现。虎贲军依然如故,竟是完全没有安排骑兵。

章节列表

上一篇:汉侯 作者:来自远方(五) 下一篇:没有金手指导致扑街的十种方式 作者:霜落林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