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赶着不是买卖_金大【ios怎么下载亚博+番外】(2)


老三眨巴了眨巴眼睛,“没了,俩男的还能怎么的呀,就过了过gān瘾。”
老大一副不相信的表qíng,“别是看花眼了吧,现在女的净留短发的,没准罗小南看走眼了。”
老三指天立地的:“不,不可能,罗小南啥人啊,耗子打他眼前过都能分出公母来,对了,后来那男的,罗小南说看着有点象那个钱多。”
张宁险些没吓死,要是罗小南认出他来,他还怎么活啊?
正想着,老大忽然想起上铺的张宁来,抬头问他:“你怎么睡这么早,不舒服?”
张宁他们宿舍平时处的还不错,老大一问,别的人都纷纷问他。
张宁咳嗽一声,赶紧装病,说有点不舒服。
整整一晚上张宁都没睡好,他绞尽了脑汁都不知道怎么办,最后他没办法了,只好找班主任解决。
张宁的班主任是个中年胖子,张宁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一二三来。
教工室里,桌子挨着桌子,三三俩俩的老师低头不是判作业就是判卷子,班主任的桌子上也是厚厚的一叠。
班主任和蔼可亲的问他:“张宁,到底怎么了,是学习上有什么问题嘛?”
张宁低头说恩,随便问了个题,就慌不择路的跑了。
张宁实在是没脸把自己被钱多纠缠的事,说给班主任听,光想都臊的慌!
他长这么大,别说男的,跟女的都没拉过手,就被钱多占了个天大的便宜,张宁找了个没人的地方,蹲着想哭哭不出来,越想越憋屈。
钱多不知道从哪蹦出来了,笑呵呵的看着张宁,跟他蹲在一起,吧唧着嘴说:“昨天吓我一跳,你舌头真甜,喜欢嘛?喜欢咱们再来一次。”
张宁是兔子急了也咬人,一个耳光就扇了过去。
钱多被打的呆了下,随即很不在乎的撇嘴说:“打是亲骂是爱,实在不行拿脚踹,来踹我吧。”
张宁实在没心qíng跟他胡扯,就搭理了脸问他,“你不觉着丢脸嘛?”
其实问也是白问,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嘛,人家钱多根本不在乎。
张宁无奈的说:“要不我给你写作业吧,你放过我好不好?”
钱多一副受到伤害的表qíng,“我喜欢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话锋一转,“不过你要想给我写作业,我也不反对。”
张宁无话可说,他站起来抬步要走,钱多跟在他后面。
张宁其实是想去厕所解手,现在好了,后面跟个钱多,闹的张宁也不想去了。
张宁围着学校绕了圈,走到哪都是无数双眼睛在盯着看,张宁实在憋不住了,跑cao场的厕所里方便。
cao场的厕所最是简陋,一进去就是一排的小便池,味冲还脏。
张宁解开裤子,钱多站在旁边眼珠都不眨的旁观。
张宁面红耳赤,断断续续的撒了尿。
钱多一脸担忧的说:“你不会是肾虚吧,尿的太没劲了,你看看我的。”说着就要解裤子。
张宁吓的跟兔子似的,嗖一下就跃出了厕所。
钱多被他逗的哈哈大笑。
张宁从那时候起,就一直觉着钱多是在拿自己开涮。
幸好寒假很快就来了,中间张宁被骚扰过几次,钱多给他买了双手套又给买了几双厚袜子,张宁死活没要。
张宁现在是是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学了个扑克脸,跟谁都是爱搭不理的。
周围的人开始奇怪了,因为钱多变态是变态点,但平时最多就是占人点便宜,摸个屁股什么的,照现在这个意思看,钱多不会是真喜欢上张宁了吧,不然都半学期了,怎么还不消停?
大家本来调侃的目光,现在看在张宁身上成了玩味,据宿舍老三见多识广的哥说,还真有男的喜欢男的。
宿舍老大吓了一跳,“俩男的怎么做啊?”
老三扫过张宁清秀的侧脸,暗吞下吐沫,在老大耳边耳语了两句,吓的老大一愣一愣的。
老三意犹未尽的说:“再怎么弄,俩男的反正也生不了孩子,我哥说做这个的都是流氓罪,抓住要判刑的。”
俩人边说边看张宁,张宁浑身不自在,就跟真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
老三还在说着:“前段时间严打,咱们这儿就进去俩,在厕所里被抓着的,有个还是有老婆孩子的,你说丢人不丢人?”
张宁匆忙从宿舍里跑出去,迎面碰上要找他的钱多。
钱多这段时间没事就找他玩,张宁是轰也轰不跑,宿舍其他人开始是当笑话看,不当回事,到后来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
钱多喜欢摸男人屁股不假,但自从跟张宁腻着起,就跟个正常人一样,谁的都不摸了,就是偶尔对着张宁发呆,跟个花痴似的,有人没人的就敢问“你喜欢我不?”
张宁每次都绷着脸说:“你脑子进水了?”
钱多就一脸陶醉的说:“恩,我是中了你爱qíng的毒。”
笑的老三差点岔气。

第3章

张宁总算趁着放假的时候,给自己松了口气。
过年的时候,农村也没什么农活,而且这么多年了,为了让张宁好好学习,家里的活都是张宁的父母还有三姐在cao劳。
张宁最上头的两个姐姐两年前就都出嫁了,现在小日子过的不错,过年的时候还给娘家拿回来不少东西,张宁学习又那么长脸,笑的张宁父母嘴都合不拢了。
唯一一件的烦心事就是张宁三姐的婚事,张宁的爹想着给他三姐找个好婆家,但三姐张贵英是个非常要qiáng的人,别人说的亲她一概看不上。
张宁临回学校前,他三姐拼命叮嘱他,让他好好学习。
张宁心里酸痛着,本来该是他三姐上高中的,可那时候家里穷,重男轻女的张爸让三姐把机会让给了自己。
张宁一直玩命的学习,就为了能出人头地,让他们一家子过上好日子。
到了学校,学校里的人并不过。
张宁每次都会早来两天,宿舍里空dàngdàng的,周围chuáng铺上被子chuáng单都整齐的叠在一起。
他边收拾自己的chuáng铺,边想着这学期的学习计划,张宁是个做事很有计划的人,每一步怎么走都是事先想好,安排妥当才会去实施的。
张宁压根就没想钱多的事,他觉着这年都过去了,钱多那劲也该差不多了吧?
没想到钱多拿了一饭盒饺子,顺着宿舍的楼道,一溜烟的进了他的宿舍,献宝的给他看,“三鲜馅的饺子,可好吃了。”
钱多的出现,可把张宁吓了一跳。
钱多一点都不自知道,他压根就没拿自己当过外人,饭盒一打开,就到处翻张宁他们宿舍的筷子。
张宁闭着气找出自己的勺子扔到钱多面前。
钱多娘们西西的咬着嘴唇说:“我用不惯勺子,有筷子嘛?算了,我回宿舍拿吧,我那有好几双一次xing筷子。”
钱多说完噔噔就跑出去,张宁立刻从上铺跳下来,把钱多的饭盒请出去,飞快的把宿舍门给锁上了。
钱多再来就碰了鼻子灰,他的饭盒也被孤零零的放在门口。
其实钱多眉眼长的还不错,就是气质委琐,极其不招人待见,再加上他刚开学就闹了个满城风雨,被人添油加醋的渲染后,基本就是一直立行走的败类。
张宁收拾了chuáng铺,把该用的东西都拿出来一一放好后,就拿了饭盒准备去食堂买饭,结果到了食堂,张宁才看见食堂大门锁着呢。
学校附近的小饭馆都是外地人开的,也都紧闭着门一家都没开业。
张宁饿的肚子疼,他忍不住了,幸好学校小卖部开业早,他凑合着买了袋方便面,回到宿舍,热水还没打,他又拿了壶下楼。
迎面碰上个也提着壶的同学,看了眼张宁,提醒道:“别去了,今天没水,锅炉房坏了,正修着呢。”
张宁只得又折回去,回宿舍的路正好经过钱多的门口,此时钱多的房门大敞着,里面飘出最近流行的歌曲。
张宁走的格外惊心动魄。
钱多笑不滋的从里面探出头来,看了张宁一眼。
张宁吓的都心都要跳出来,提了壶就跑。
钱多飞腿就追,在张宁没进宿舍门的时候,就一把拉住了张宁。
钱多笑呵呵的说:“没吃呢吧,我还给你留着饺子呢,你不吃也糟蹋了,等着我给你拿去。”
伸手不打笑脸人,张宁没法生气,却也不想平白吃人东西。
钱多很快折回来,手里不仅拿了饺子,还拿了个热得快,拿了张宁他们宿舍的水壶打好水后,就用热得快开始做水。
张宁反应过来了,忙阻止他说:“学校规定了,宿舍里不让用这个!你快拿走。”
钱多笑了:“这不是特殊qíng况嘛?这么冷的天没热水,你受的了?”
张宁有点犹豫,“可……宿舍不让……”
钱多满不在乎的说:“你活着累不累,这不行那不行,你为别人活的?”
张宁不高兴了,“这个是公德心,守规矩,你懂不懂?”
钱多嗤之以鼻,“我管他。”
等水开了,钱多往饭盒里倒进去点热水,才把饭盒端给张宁,一脸期待的说:“来,吃吃看,我怕太冷,给你加了点热水。”
张宁被看的不好意思,拿起钱多带来的一次xing筷子,夹起一个,咬到嘴里,还真不难吃。
张宁家条件不好,他平时吃ròu吃的就少,虽然回家过了个年,也基本没吃到什么好的,谁知道钱多给带来的饺子,不仅ròu多,还每个都包了个鲜虾仁,吃的张宁一嘴的油。
张宁本来是想意思着吃一个,结果一吃到嘴里没忍住,都给吃完了。
吃完后,张宁也有点尴尬起来,俗话吃人嘴软,他觉得他就跟欠了钱多的一样,说话没法象以前那么底气足了。
钱多忙着收拾饭盒,笑的很开心,坐在张宁对面,看着他。
钱多说:“好吃吧,虾仁是我妈给我的,我自己在宿舍里包的,你喜欢吃,我再给你包。”
张宁吓了一跳,说话声都变了,“你在宿舍包饺子?”
钱多不在意的说:“可不,学校放假,我不给自己包,我活活饿死?”
张宁忍不住问:“你没回家。”
钱多无所谓的说:“回哪个家?”
张宁多少知道钱多父母离婚的事,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就这个时候,钱多忽然提议着:“到我宿舍里看看去吧,我那有好多磁带,你喜欢什么歌,我放给你听。”
张宁饺子吃多了,嘴有点发木,点点头居然就跟钱多去了。
进去的时候张宁也没警觉起来,等钱多从里面锁上门,张宁才警觉出来,倒退一步,质问着:“你gān什么?”
钱多笑呵呵的贴上来,哈了口气,chuī着张宁的脖子。
张宁满身的jī皮疙瘩都起来了。
钱多得意的说:“我就知道你喜欢我,我给你摸摸。”
张宁吓的就要往外跑,钱多死死的把住门口,耍无赖的说:“咱俩又生不了孩子,你怕什么,就一次就一次,我还不知道怎么做呢,起码让我试下啊。”

章节列表

上一篇:灰飞烟灭_步非烟【ios怎么下载亚博】 下一篇:福泽有余[重生]_月下蝶影【ios怎么下载亚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