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赶着不是买卖_金大【ios怎么下载亚博+番外】(3)


把张宁给急的,被钱多往那个地方摸了好几把。
张宁挣扎着,嘴里叫道:“你别bī我。”
钱多一点都不在乎的说:“你是男人嘛,你怕啥?”
张宁一个耳光就抽上去。
钱多脸都被抽木了,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居然还露出委屈的表qíng来,把张宁给气的,推桑着钱多。
钱多用身体顶拄门口,嘟囔着:“我不让你走,我这个屋子头次有人进来跟我玩,我不gān别的了,你陪我喝个水总行吧?”
张宁从来没打过人,没想到这辈子同一个人让他打了两次,心里多少有点内疚,见钱多软了,也就不再说什么。
钱多房里就一个单人chuáng,铺着的chuáng单跟他们宿舍的不一样,是带着红色大花的那种,看上去很恶俗,还很别扭。
钱多有点不放心的问张宁:“你不跑了?”
张宁点点头,不想跟钱多说话。
钱多高兴的给张宁倒水,水里还加了点茶叶。
钱多跟张宁在chuáng两边坐着,张宁故意离的远远的,钱多总瞥着看张宁,张宁如坐针毡,此时静下心,才觉出这个地方有股子发霉的味,再左右一看,这个房间没有窗户,地面是漆黑漆黑的,墙上贴了不少男明星的画。
钱多在学校里属于没人爱搭理的类型,很少有人跟他说话聊天,时间长了,钱多就习惯了自己嘟嘟囔囔的,也不管人爱听不爱听,他都能说上一天不带打磕巴的。
钱多就开始从他的小屋讲起,什么chuáng单是他最喜欢的,花可漂亮了,是牡丹花,什么墙上的男明星身材超级好很有看头。
张宁抬头看了眼,那些明星画里有个光膀子的,上身还绣了条龙什么的,一看就不是好人。他慌忙喝了水,想站起来就走。
钱多这次没有拦他,站起来,帮他打开门,一直送到他宿舍门口,钱多才回去。
张宁忍不住回头看了眼钱多,他觉得钱多这人肯定是脑子有毛病。

第4章

高中学习很紧张,张宁从不是làng费生命的人,他家就他一个上高中的,考大学,赚大钱,光宗耀祖是他的目的。
对于钱多时不时的纠缠,他也从不放在心上,慢慢的学校里的人不是没眼睛,都知道钱多死乞白赖的要倒贴个男的。
钱多自得其乐的很,每天都为张宁活着。
刚开chūn,天气反复无常,又下了场小雪,很多人都感冒了,张宁的同桌也不例外。
钱多就撺班坐过来,非要跟张宁一起学习,弄的前桌的女生暧昧的笑了半天。
张宁很恼火,在学校早恋的事他从来没想过,但好死不死的,他前面坐的是校花级的女孩子,gān净漂亮,都是青chūn期的半大孩子,张宁不往心里去才别扭呢。
他压不住火的说:“你到底要gān什么?”
钱多长了双小眼睛,嘴边带着酒窝,一笑起来,眼都眯fèng成一条线了,“你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
钱多拿出个保温杯来,那个时候,能买的起保温杯的人不多,钱多的杯子上写着某某公司的名号,估计是他爸开会发的。
钱多打开保温杯,里面是黑漆漆的液体,还有股子中药味。
张宁皱住眉头,钱多邀功的说:“板蓝根,预防感冒的,我专门给你弄的。”
张宁一脸厌恶,冷冰冰说道:“我不用别人杯子。”
钱多不再说话,默默的站起来,就走了。
张宁长出一口气。
前排的女生难得的回过头来,他们这个县城地方很小,人都很古板。
高中的男女走路都离开个距离,现在那个女孩子回头主动跟张宁说话。
张宁就算是再冷静的人,也忍不住激动起来。
王肖丽说:“那个人好像怪怪的哦。”
张宁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刚要说什么,钱多就气喘吁吁的跑进来,还是从前面走的。
班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聚集到钱多一个人的身上。
钱多嬉皮笑脸的放下一个东西。
张宁不看还好,看后脸色就一变。
钱多不知道什么时候把他的杯子给顺走了,现在重新换上板蓝根放在他面前。
钱多一脸献媚:“喝吧,喝吧,你不是不用别人杯子,这次是你自己的了。”
张宁生气是生气,还要维持着自己好学生的面子,他不能大声跟钱多吵,那样只会失了自己的身份,钱多就是个神经病,他要跟这么个人计较,自己也就被人看扁了。
张宁闭着气,低头学习。
钱多还给脸不要脸了,非要让张宁喝那个什么破板蓝根。
张宁被烦的没办法,合上书本,放到书包里,抬屁股就走。
从教室到宿舍楼还有段距离。
钱多跟在张宁身后,张宁个子高,走的快,钱多个子偏小偏瘦一些,几乎是小跑着才能跟上张宁,路上都是雪,几次险些滑倒。
钱多一副不解的样子,“你生气了?”
张宁也不理他。
钱多拉住张宁的胳膊刚要说什么。
张宁就厌恶的抽出自己的胳膊,冷冷的说道:“你恶心不恶心?”
钱多笑了下,不知道是不是学校的路灯太暗了,那个笑在钱多的脸上充满了yīn霾。
张宁偏过脸去。
钱多沉默了下,才小声的说:“我要是个女的,你还会这样对我嘛?”
张宁张嘴就说:“没哪个女的象你那么不要脸。”
钱多被说的受不了了,耳根有点微微的红。
张宁平时顶多对他翻个白眼什么的,这次钱多真觉得张宁是打心眼里腻歪了自己。
钱多忍不住说:“我就是喜欢男的怎么的了?我就喜欢了,我碍着谁了?凭什么刚开学的时候,那些人骂我变态还把我最喜欢的宣传画都给我撕了,我他妈就恶心了,我挨个摸他们屁股!”
张宁不想听他胡诌,想赶紧走。
钱多站在那,象个孤零零的柱子。
张宁却没一下走开,他心里想着,没准钱多能说着说着就哭了呢,他被钱多欺负了这么长时间,难得看钱多这么倒霉的样子,不看就可惜了。
钱多丝毫都不知道张宁的心思,还在那说呢:“我爸跟他小老婆生了个二胎,是儿子,我爸半个月了一分钱没给我,我过年吃的饺子还是我妈给的,我爸说生我这样的还不如生个女儿,赔钱就赔钱了,也省得丢人现眼。他现在正琢磨给我转校呢。”
张宁有点吃惊,他瞥了钱多一眼。
钱多努力的吸了下鼻子,“我成这样就怪他,你不知道我小时候总听他跟我妈吵架了,还有那个小妖婆子,我恶心死他们了,我从那时候就恶心女的……我爸领我去医院,那个医生说我这是病,要给我吃药,差点吃死我……我奶奶还找人给我跳过大神,让我喝香灰……那跳大神的老杂毛给我关小黑屋子里乱摸我……”
张宁一点同qíng心都没有的看着钱多。
钱多收敛了近乎麻木空dòng的眼神,依旧是那个没皮没脸的玩意,他抬起胳膊就要搭在张宁的肩膀上。
张宁赶紧躲开。
钱多跟在张宁的身后,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雪里。
钱多在进宿舍楼的时候,对张宁说:“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嘛?”
张宁眼皮都没抬。
钱多快步追上去,他说:“我有种感觉,我觉得咱们是同类,我听人说,咱们这种人彼此都能感觉到。”
张宁平生第一次无法控制的愤怒了,他恶狠狠的骂道:“放你妈的臭屁。”

第5章

张宁更加烦钱多了。
钱多每天只要有空必找他玩,幸好没几天钱多就感冒了。
张宁得以轻松了几天。
高二的学习逐渐紧张起来,尤其他们这个以升学为目标的学校,作业习题铺天盖地的压的人喘不过气。
钱多是倒数中的倒数,老末中的老末。
张宁努力的学习稳步提高着,俩风马牛不相及的人居然还成了学校里的一道风景。
张宁低头刻苦学习的时候,身边往往会陪伴一个俩眼放光眼珠都不带错开点的钱多。
钱多痴迷的眼神与众不同,不象女孩子的含qíng脉脉,也绝对没有深沉的忧郁,就跟看红烧ròu是一个效果。
不过钱多也把张宁照顾的很好,从开学到现在张宁一次感冒都没得过,水杯永远是热的,鞋垫也被钱多偷偷摸去烤在暖气上,早上再早早的送回来,有的时候钱多还能顺走张宁的袜子什么的洗洗,贤惠的简直成了张家小媳妇。
弄的张宁宿舍的人,半开玩笑半有点眼红的说怎么就没个人那么伺候自己。
他们这个地方很小,人都很闭塞,钱多虽然是个异类,但自从跟上张宁后也倒没摸过别人的屁股,大家就当笑话看,时间长了指指点点的无聊也就无所谓了。
张宁心里却总也平衡不了,钱多要说多可恨吧,也倒没有,甚至有时候还是乖巧可爱的,有次钱多在食堂买了条红烧鱼,把鱼刺都挑出来给他放碗里,那时候张宁就会忍不住想,要是钱多是个女的,没准自己就真感动了。
不过张宁脑子没进水,他还是一本正经的恶心着钱多。
晚自习的时候,钱多又跑过来了。
张宁班里的人早见怪不怪的,甚至张宁的同桌也都习惯了,还主动跟钱多打了个招呼。
钱多搬着椅子,坐在两排桌子的中间,靠着张宁。
张宁同桌学习成绩一般,平时跟张宁也没什么深jiāo。
难得那天心qíng不错,就问钱多:“你每天都来,你班主任不说你啊?”
钱多一点不在意的说:“说,但我不听。”
张宁同桌就笑了。
钱多掏出个电子手表在手里摆弄着。
那时候电子手表还是个新鲜东西,张宁同桌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钱多就趁机说:“你喜欢?”
张宁同桌没说话,钱多就又问了句:“你想要嘛?”
张宁同桌切了声,钱多赶紧说:“咱们换位置吧,以后只要没课你就坐我那去,咱们换……一个学期……不,一个月就行……这个表就是你的了,行吗?”
张宁听的青筋都要起来,忙说:“喂,喂,你注意点,这是学校。”
钱多还在游说着张宁的同桌。
张宁的同桌有点犹豫,但众目睽睽下,被钱多给收买有点丢人,很勉qiáng的说:“不用,我坐这挺好。”
钱多失望的把电子表收了起来,低头把腿上的书包打开慢慢的看。
张宁的眼角忍不住盯到钱多的腿上,一本崭新的显然没怎么翻过的物理书,上面gāngān净净的一个字都没有。
张宁纳闷这钱多平时都学什么了。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钱多手头开始紧张了,他爸又要了个宝贝儿子,他马上沦为末等。
他坐张宁对面吃饭的时候跟张宁磨叨着:“我昨天找我爸去了,我这个月生活费还没给我呢。”
钱多难得的打了份白菜,吃到嘴里,皱了下眉头,忍耐着:“真难吃。”

章节列表

上一篇:灰飞烟灭_步非烟【ios怎么下载亚博】 下一篇:福泽有余[重生]_月下蝶影【ios怎么下载亚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