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赶着不是买卖_金大【ios怎么下载亚博+番外】(5)


钱多那头开口了,“这是我爸从大商店买的打火机,我偷摸出来的,怎么也值十块吧?”
那个李凯呵呵的笑了,“你他妈撑什么脸,你就算白给我我还不一定想要呢,我妈说了,你们这样的人,都的得艾滋病,知道什么是艾滋病嘛,那个比xing病还脏呢,就是男的跟男的瞎搞搞出来的。”
说的周围的男生都跟着坏笑起来,还有个起哄的问,“俩男的怎么搞啊?”
李凯再接再励的说:“笨,摸鸟捅屁眼啊。”
有几个在班里学习的女生,脸涨了个通红,臭骂了几句,周围的人笑的更厉害了。
张宁用力握住笔,刚才那句你们就跟扎在他的心头一样,他愤恨的瞪过去。
钱多脸也憋的通红,说话都有点结巴,“你放屁!”
李凯属于惹是生非型,被钱多说了这么一句,上去一把就揪住钱多的脖领子,怒道:“你他妈说谁放屁呢?”
钱多脸崩的紧紧的,一点不含糊:“就他妈说你呢!”
李凯上去就是一个耳光,钱多跟着还手,俩人说着就扭打在一起,桌子椅子被碰的七七八八,四周的人一边躲一边看着热闹,噢噢的直叫唤。
还有个好事的拉扯着张宁在那叫:“张宁,你不管管啊,你看你媳妇都成泼妇了……”
张宁厌恶的拿起书本,快步就往教室外走。
到门口的时候,他忍不住回头看了眼,正看见李凯踩在钱多的肚子上,一下一下的揍钱多呢。
张宁快速的扭过头去,转身离开。
上课铃响彻整个校园,等张宁再回来的时候,班里的人多一半人在收拾着桌椅子,连他的桌子也遭了殃,他走过去扶起来桌子,把掉出去的书包整理好再重新放回去。
他同桌也忙着扶椅子呢,看见他回来了,悄声说:“钱多李凯都被王胖子带走了。”
张宁沉默着。
王胖子是教导主任,开始是教体育的,因为训的太狠,学校就让他专门负责纪律了,一般调皮捣蛋的学生落他手里,没一个礼拜就准能老实了。
钱多李凯都不是头一次来的主。
钱多背后有个校办主任的爹,李凯有个在教委的舅舅,俩都不好得罪。
李凯的名声是打架打出来的,闭眼都知道打哪比较好,所以招呼到钱多身上的,都是又多又恨的拳头,还都没打在明处,所以从外表上看钱多倒象个没事的,反而是李凯比较惨烈,脸上都是青紫的道子。
李凯骂骂咧咧的:“你他妈是娘们啊,又抓又挠,你他妈要给我脸上落了疤,老子饶不了你!!”
钱多冷冷的瞅着他,也不说话。
李凯是个非常臭美的人,梳了个港台样的小头发,还染huáng了一半,为这个没少被王胖子请来训。
不过王胖子训李衙内都是雷声大雨点小。
李凯跟着王胖子来是来了,可心里一点怕的意思都没有,多大点事啊,不过是打了个小架,他在学校外打的比这个厉害的多的多。
王胖子很知道怎么办事,口头上教训了几下,意思了意思,就让他们俩回去写检讨去了。
再放出去的时候,李凯故意走在钱多后头,趁钱多不注意上去就是一脚。
钱多被踹的扭过头来,挡在李凯面前,拿身体挤着他说:“你gān嘛,还打是吧?”
李凯忙躲凯,骂骂咧咧的:“有病是吧,在王胖子门口打架,有本事咱们找地方单挑去。”
钱多不吭声了,刚才打架是在张宁面前,他不想让张宁看扁了,现在反正没人看见,他自然没必要跟李凯硬着来,怎么想打架也是他吃亏,他何苦啊?
李凯鄙意的哼了声,他自打知道学校有这么一号人起,就打心眼里恶心,他身边只要是雄的,就都是力量型的纯爷们,钱多要是光娘们也就算了,居然还到敢处宣称自己喜欢男的!所以李凯对这个钱多是怎么看怎么别扭。
李凯回到班里,老师已经讲了半节课了。
李凯拿出书本凑合着给老师个面子,就爬桌子上呼呼大睡起来。
张宁不动声色的听课记笔记,弄的他同桌事后都暗自竖大拇指对人说:张宁正是个人物,你看钱多打架都成那样了,他啥事都没有,上课那笔记记得都能当范本了。
有人笑着说:“得了吧,张宁压根就看不上钱多,钱多是自己贱的,张宁恶心还来不及呢。”
张宁的同桌不赞成的反驳:“张宁不可能对钱多没意思,不然钱多能一个学期都跟他形影不离的?”
“傻了吧,钱多脸皮可是兵器排行帮的NO1,既可攻又可守。”
周围人哈哈笑了起来。

第8章

钱多象所有倒霉孩子一样,受了伤还不能给家里说,也没人疼,他能把红花油往肚子上抹,可抹不到背上,于是钱多扭捏着找到了张宁。
张宁正在上铺铺被子准备睡觉。
钱多仰着脖子说:“你帮我抹下药吧?”
张宁连眼皮都不抬的。
老旧校舍的上下铺,中间就一个横杆,可以踩着上下,钱多一脚踩上去,拉住张宁的胳膊说:“你就帮我抹抹吧。”
张宁这才回头看他,爱搭不理的说:“你沾湿了毛巾,往背上拍。”
张宁的话把宿舍老大给逗乐了,一个劲的说:“太损了吧你。”
钱多被说的有点不高兴,刚要往下走,一个脚滑,就掉下去了,肩膀碰横杆上,脚还给崴了下。
疼的钱多直裂嘴。
张宁居高临下的看着。
离钱多最近的宿舍老大,嘻嘻哈哈的看着笑话,也不知道扶一下。
钱多坐在地上,眼圈都有点微红。
张宁无奈的皱住眉头,忙从上铺下来,一把搀起钱多。
半拉半扯的,架着钱多一瘸一拐的往外走,钱多嘟了个嘴说:“我不用你帮了。”
张宁忍住要敲钱多脑袋的冲动,装着不在乎的说:“我是嫌你在我宿舍碍眼。”
俩人边说边走出去了。
宿舍老大就跟看怪物似的,还把脖子伸出了宿舍,一路看着张宁搀扶着钱多,嘴里连连说着:“天要下红雨了怎么的?张宁居然会主动帮人?”
跟张宁同宿舍这么久了,还不知道张宁啥人,平日都是事已关己不该高高挂起的,怎么一下管起闲事了,还管的是不招人待见的前多?!
老三打哈哈的说:“动心了白,钱多多贤惠一媳妇啊。”说完还坏笑了下。
张宁已经扶钱多回屋了,钱多被张宁一路扶着有点不太适应,进了宿舍有点发呆。
张宁搀他到chuáng边,推他一下,把他推chuáng上,硬生生的说:“趴下。”
钱多紧张的趴在chuáng上,又紧张的看了看门口,犹豫了犹豫:“……能把门关上嘛?”
张宁扫他一眼,冷冷的说:“我给你抹药。”
钱多有点失落的乖乖趴好,不忘占口头便宜的说:“你就不想做点别的,反正整不出孩子。”
张宁也不说话,拿起chuáng头的红花油,扯过钱多就要掀衣服。
钱多被扯疼了,哎哟了声,忙配合着很快的脱下上衣,露出脊背。
上面是青青紫紫的一片。
张宁骤然疼了下,他掩饰着给钱多往身上抹药。
钱多知道红花油抹到身上是什么感觉,但这次不同,他的身体在微微发抖。
张宁也感觉到了,肌肤碰触的感觉,让张宁说不出的异样,他快速的给钱多弄好就要走。
钱多忙转过头来,急切的说:“张宁,上次我亲你,你都有反应了……我知道你也喜欢男的。”
张宁对上钱多的眼睛,他努力的扭转开,可还是忍不住看了下去。
钱多半坐起来,伸出手臂摸上了张宁的脸庞。
张宁没有抗拒。
钱多胆子放大了点,他摸索着张宁的嘴唇,张宁有点发晕发呆,眼睛好像没有了焦距。
钱多激动的不能自己的,张开嘴想要含住张宁的嘴巴,可他刚刚靠近,钱多非常的肯定,在那瞬间是张宁的嘴先靠过来的。
钱多能感觉到,一切都清晰的好像慢动作。
其实亲吻发生的很快,快的让钱多都无法作出反应。
口鼻如此接近,近到彼此的呼吸都是纠缠着的,钱多攀附在张宁的身上,他死死的抱住了张宁,好像张宁是他的浮木,能拯救他脱离无边寂寞的唯一支撑。
可张宁什么都不是,当那个口舌相缠绕的亲吻过后,张宁就用力的掰开了钱多的手臂,快速的抹了下嘴边的痕迹,冷冷的转过头,大踏步向外走去,在出去的那刻,张宁用力的关上了门。
钱多在那天晚上无可救要的做了个关于张宁的梦,在梦里他扒光了张宁,钱多摸索着想要让自己快乐,可他所有的知识都来源与那些rǔ骂他的话,他不知道男人跟男人间到底是怎么做的,他曾经偷偷跑去放映厅看片想获取些知识。
那个时候,放映的无非是些港台三级片,所有人都跟作贼一样的遮掩着,钱多看的索然无味,那些镜头只对准了女人,他想看的男主角只露了个脚脖子。
那个梦倒是真实的让钱多激动不己,钱多彻底中了张宁的毒,他每天起来第一件事就是跑去看张宁,有的时候去的早了,张宁他们宿舍的人还没有醒,钱多就悄悄推开张宁他们宿舍的门,走进去站在chuáng头痴迷的看着张宁的睡脸。
张宁在睡梦中不安的醒来,钱多流着口水的样子,让他从心底彻底给惊了,从那后张宁晚上总记得锁门。
张宁头皮发麻的看着钱多为小心翼翼的剔除鱼刺。
张宁已经不是单纯的厌恶了,而是被深深的压的喘不气来,现在的钱多对他有种病态的依恋。
而且从那次打架事件起,李凯对他也总是有意无意的挑衅着。
张宁长这么大,从没跟任何一个人起过冲突,所有的一切都是拜这个钱多所赐,就凭这一点张宁就很难对钱多有好感。
钱多终于剔好了鱼刺,献宝一样的把鱼ròu放到张宁的饭盒里,又夹起一块,低头继续挑了起来。
张宁试图劝钱多正常点:“你吃饭吧,别管我。”
钱多灿烂的笑着:“你吃,你吃,我只要看着你吃,就特高兴。”
张宁头疼的看着钱多,都绝望了。

第9章

钱多热qíng洋溢的活的很快活很滋润,写检查的时候,边写边措辞。
“下次……下次不再犯同样的错误……”抬头看一眼张宁,张宁正在做化学题。
钱多特佩服的说:“我看见化学俩字就脑袋疼,你还能当化学课代表,真厉害。”
张宁瞥他一眼,“写你的吧。”
钱多笑了笑,低头继续写着。
难得那天张宁的同桌生病没来,钱多就顺理成章的坐到了张宁的身边。
李凯忍了半天了,终于忍不下去了,就慢悠悠走过来,伸手就要拿钱多桌子上的检查。
钱多忙用手盖上。
李凯哼了声,不满的说:“你还来这起腻是吧?”

章节列表

上一篇:灰飞烟灭_步非烟【ios怎么下载亚博】 下一篇:福泽有余[重生]_月下蝶影【ios怎么下载亚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