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赶着不是买卖_金大【ios怎么下载亚博+番外】(6)


钱多有点害怕紧张的回嘴:“我来找张宁的,跟你没关系。”
李凯用手点点钱多,警告道:“你给我小心了。”
等李凯一离开,钱多就紧张的看了眼张宁,张宁做题的速度一点没慢下来,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钱多小声跟张宁说:“我爸叫我转学,他嫌我在这个学校给他丢人现眼。”
张宁无动于衷的继续做题。
钱多忍不住的失望,可还是继续说道:“不过,我没答应,我说在这挺好的,其实是因为你,我就想跟你在一起。”
张宁没吭声,继续做着题。
钱多闹了个没趣,站起身说:“我去上厕所了。”
等钱多一走,张宁才抬起头来,神qíng复杂的看了眼钱多的背影,呆了下,继续低头计算着化学题目。
钱多低头进了厕所,很倒霉的就遇到了李凯,钱多有点发慌,但又不能跑出去,不然就显得自己太孬种了。
钱多忐忑不安的往厕所里走。
李凯和他的几个哥们正躲在厕所拐弯的地方抽烟呢,嘻嘻哈哈的,一看见钱多进来,李凯他们几个就坏笑着围上去。
前后夹击着把钱多围在中间。
钱多紧张的说:“你们gān吗?”
李凯把手里的烟给掐灭了,“gān吗,想脱你裤子看看你下面长东西没有。”
周围的人都笑了起来,在这个学校里很多人都看不起钱多,都把钱多当个笑话,此时来这上厕所的,不是冷漠的出去,就是站在一边等着看热闹。
钱多脸色有点发白,也不想解手了,提了裤子就要往外跑。
李凯一把揪住他。
钱多很没种的说:“你别碰我,小心我告诉王胖子。”
这个话不说还好,一说就跟威胁一样,李凯是个顺毛驴,被这么一呛,不做点什么反而象了。
李凯一下就把钱多按在墙上,钱多脚踩进便池里,滑了下,身体眼看就要往下溜。
李凯狠狠按住他的肩膀,恐吓着:“你他妈别动。”
钱多不敢动了,李凯的哥们围上来,七手八脚的就开始扒钱多的裤子。
张宁同班的男生有上厕所回来的,纷纷议论着:“我亲眼看见的,连哭带闹的,一点用都没有,扒了个jīng光连裤衩都没剩下,李凯还把衣服给他扔茅坑里了,现在准光着屁股呢。”
一直到上课张宁都没等到钱多回来,张宁心里一紧,有点慌乱起来,再看李凯的位置,李凯也没在,好不容易熬到下课,张宁到厕所一看,钱多果然蜷曲着身子躲在厕所最里面。
张宁什么都没说,忙回宿舍给钱多拿了套衣服。
钱多脸色苍白,冻的瑟瑟发抖,根本自己穿不上。
张宁就帮着给钱多往身上套。
张宁跟着钱多回到宿舍,钱多的钥匙也被李凯丢厕所里了,没法进门。
张宁就打开自己的宿舍门,让钱多进去,还拿了脸盆倒上热水,让钱多稍微洗洗,钱多刚才蹭了不少尿啊什么的,闻起来很呛鼻子,钱多反应有点发傻。
张宁无奈的叹口气,帮钱多脱下衣服。
钱多哆嗦了下。
张宁放缓动作,哄着:“洗洗。”
钱多乖巧的站着,张宁把水泼到钱多的身上,自己的毛巾擦拭着。
张宁有种奇怪的感觉,他匆匆给钱多洗好,又铺好chuáng铺,搀扶着钱多上去,躺好。
钱多在chuáng上握住张宁的手,眼泪哗哗的往下流。
张宁就坐在chuáng边,腿搭拉到下铺,静静的坐着。
上课时间的宿舍里很安静,诺大的一层,也就只有他们在。
钱多渐渐稳定下来,哭的一抽一抽的。
张宁才松开手准备跑回去上课的时候,钱多就半坐起来,可怜巴巴的说:“他们都笑话,说我是变态,我又没gān啥缺德事,他们为什么就那么讨厌我?我刚开始跟他们都挺好的,后来有人看见我枕头下塞了个男明星的画片,就跟别人嚼舌根,说我有毛病,他们偷我东西还把我喜欢的画片都撕了……后来我都搬宿舍了,他们还不gān,趁我没在宿舍的时候,往我chuáng上塞钉子……他们什么缺德事都gān,我又没招他们……”
张宁眼睑微合,轻声说:“睡吧。”伸手安抚着碰了下钱多的额头。
凉凉的额头上,让张宁的手瑟缩了下,好像被什么扎到一样,一种电流样的东西,迅速传到了他的心脏。
翻滚到一起的两人,好像两只无助的小shòu,纠缠着撕咬着,慢慢的整个世界只剩下了喘息。
张宁带着点bàonüè的翻转着钱多的身体。
没有任何经验的两个人,只是互相抚摸着对方,温热的肌肤,让世界都在战栗。

第10章

宿舍老大推门进来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上铺的动静,等把书包放下,一抬头才看见chuáng上翻腾的两个人。
张宁动作猛的停了下来,整个人就跟被雷劈了一样的傻了。
钱多也听见了开门的声音,也跟着惊慌失措的要起来穿衣服,但显然已经晚了。
人陆续的进来,有的人嘴里还在嘟囔着:“真是的,体育老师生病了,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我白换上球鞋了才说不上……”
大家首先注意的都是宿舍老大那见鬼了一样的表qíng,再寻着视线看去,才发现那俩人。
到此时,所有人的眼神都变了,惊讶过后是掩饰不住的厌恶恶心。
张宁沉默着推开钱多,掀开被子就要出去。
钱多近乎赤luǒ着被人无qíng的浏览了个遍。
张宁从上铺下来的时候没敢看任何人,他低了头,匆忙套上衣服穿上鞋子,就冲了出去。
钱多知道躲不过了,他也跟着坐起来穿衣服。
宿舍里的人有的尴尬的出去,有的抬头呆呆的看着,有的厌恶的摔打东西。
钱多哆嗦着跑回自己的宿舍,又惊又吓,外加本来就着了凉,竟然来势汹涌的病了,烧的迷迷糊糊的,幸好被查宿舍的老师发现,联系了钱多的父亲,连夜接出了学校。
yīn错阳差的让钱多躲过了这场灾难。
张宁是躲不过的,事后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变了,甚至有些人,还会当着他的面说些乱七八糟的话,时不时的嘲笑他。
努力坚持着上课的张宁,终于在找拖鞋的时候爆发了,他蹲下身子去翻找着,平时都在chuáng下的拖鞋却怎么都找不到了,张宁去水房抱着试一下的想法绕了圈,意外的看见被扔在垃圾桶里的拖鞋。
张宁恼怒的走到宿舍里,宿舍里所有的人异样的沉默着。
张宁把那双充满污秽的拖鞋扔到地上,气势汹汹的问道:“谁gān的?”
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冷漠着,连耻笑都懒得给他。
张宁站的笔直,他高傲的心包裹在冰雪里,他从没被人如此的漠视过。
张宁无力的躺在chuáng上,他听到有人在下铺说话。
宿舍老大说了个笑话,说他们村有个男的喜欢翘兰花指,特娘们,有人跟着说他们村也有个男的不娶媳妇,也不喜欢找女的玩,就喜欢看男的洗澡,大家七嘴八舌的说那些事,连挖苦带损的说那些人都是神经病,都是贱的,天生是当太监的料。
张宁沉默着,指甲都掐到手心里,他克制着自己,让自己尽快睡着,他盼望着事qíng尽快过去,可他低估了这件事的影响,在他们这个县城,任何的风chuī糙动都会被传的满城风雨,何况是这样的一件丑闻。
也就几天的功夫,张宁的班主任收到了一封匿名信。
张宁被班主任叫去的时候,象一只努力扞卫自己尊严的大公jī,用尽全力的将胸膛挺起,高高仰着头。
班主任有点为难的看着他,张宁是学校的尖子生,他不忍心这样苛责这么一个优秀刻苦的学生,所以班主任语重心长的说:“有人给我写了封信,举报你在宿舍里有不正当的行为,信里的话很下流,说你跟那个钱多睡在一起了。”
张宁的脸色惨白着,他用力咬住了嘴唇。
班主任问他:“有这个事没有?”
张宁无法回答的沉默着。
班主任有点心急,忍不住拍了下桌子,拍的张宁周身都绷的直直的。
班主任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叹息道:“你家的qíng况我是知道的,穷不说,还就你一个男孩,你可是你们全家的指望啊!你这个成绩清华我不敢说,但只要是重点,你稳稳当当上下来,还不都是任你选的嘛?你怎么就那么不争气!钱多是个什么玩意,都臭出八百里地去了,要不是有他爸,他早被开除了,更别说钱多是个男的,他就是个女的,你也不能要啊!你不嫌丢人啊?!”
张宁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老师办公室的,他整个人虚脱了一样的坐在cao场边上,他曾经是骄傲的,他一直认为只要自己努力刻苦,世界就可以象扇窗户一样的被打开,可现在张宁被一个个的沟坎阻挡着,他发现自己逾越不了,他所有的傲气都被一次次无力的冲击着摧毁着。
他终于明白自己再骄傲也只不过是只土jī,他什么都做不了,平生第一次,张宁主动逃课了,没有任何理由的,他厌恶着这个世界,他被压的喘不过气来。
那段时间钱多还在养病中,宿舍老大曾经当着张宁的面嘲讽的说:“钱多好像病的不轻,还在医院呢,估计是做太多了吧,看来钱多是个纸糊的,不禁gān啊。”
那些人跟着哈哈大笑。
张宁却忍不住想,也许钱多是在故意逃避,将所有的压力都压在他的身上。
时间异常的难熬。
张宁让自己尽量忽视大家的目光,他专注的听课记笔记,做作业,努力学习,他咬牙对自己说,他一定要考进最好的大学,让自己重新站起来。
但一切已经无法挽回,张宁得到退学通知的时候,他正在教室里做一套数学卷子。
班主任一脸颜色的让他收拾好书包,从教室出去。
班主任苦着脸对他说:“你的事传到校长耳朵里了,校长说这个影响太恶劣,现在连社会上的人都说咱们学校有人得了艾滋病,很多话说的太难听了,退学这个事,谁也没办法,昨天钱主任已经帮钱多办理了转学手续,你先回家休息一段时间吧,要想再上学就找个远点的地方,你学习这么刻苦,老师不想看你糟蹋了自己。”
张宁沉默着回到宿舍,机械的收拾着东西,所有的书本,衣服鞋子……
宿舍没一会儿就回来了几个人,大概是知道了张宁被开除的事,都纷纷跑回来看看。
没人主动跟张宁说话,大家都在小心的清点着自己的东西,生怕张宁走的时候顺走点什么。
张宁临走的时候,拿起了学校发给他的那个暖壶,宿舍老大忙开口说:“这个是宿舍的公共财产,你不能拿走。”
张宁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看的宿舍老大心里直发毛。
张宁克制住自己所有的qíng绪,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些,他不想象个丧家犬一样,让人看到他落魄的样子,所以他在回家前一滴泪都没有流。

章节列表

上一篇:灰飞烟灭_步非烟【ios怎么下载亚博】 下一篇:福泽有余[重生]_月下蝶影【ios怎么下载亚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