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赶着不是买卖_金大【ios怎么下载亚博+番外】(9)


监考老师赶紧跑过来,低头问张宁没事吧,张宁咬紧牙关说没关系,幸好早上吃的少,一个jī蛋基本都吐gān净了。
张宁头顶冒了虚汗继续答题,监考老师人很好,默默的帮张宁收拾了吐出去的东西。
张宁感激的说了声谢谢,老师给他做了个尽快答题的手势。
张宁jiāo卷子的时候,觉着头晕脚晃,考试本来就是耗费体力的事,张宁中午吃饭的时候,脸色苍白,钱多怎么劝他吃,张宁都不肯吃,张宁怕下午考试的时候还会吐。
就这样张宁匆匆休息了下,就继续参加下午的考试,张宁的状态从来没有那么糟过。
等一切都过去后,张宁甚至不敢回忆,就收拾了东西回家。
但到家后才是真正的折磨,家里人难免要问他考的怎么样,张宁无言以对。
钱多送了他一路,直到把他送到村口才走。
张宁等待着高考成绩,一个漫长的夏天终于熬完了,张宁的三姐忙碌着自己的婚事,张宁赔着去采买了些东西,按照他们当地的规矩,女方出嫁是要备上丰厚的嫁妆的,如果出嫁的时候嫁妆带的不够,还会被男方看不起。
男方的彩礼陆续搬到了张宁家,无非是些传统意义上点心花布还有一搭钱。
张宁的爹早就跟张宁三姐说好了,她的嫁妆是台电视机,陪送这么好的嫁妆,在当时的村里还是头一份,张宁三姐高兴坏了。
大家都没有担心张宁的高考,张宁的学习成绩,让大家觉着肯定是没问题。
直到一波录取通知书过去后,张家人才开始着急起来。
张宁亲自到学校去查分,班主任是个很和气的中年女人,她有点遗憾的对张宁说,他就差了那么两分。
张宁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他只记得当他把这个消息告诉家人的时候,所有人看他的目光象锥子一样扎到了他的心里。
张宁qiáng忍着没有哭,甚至连失望都没有显露出来。
巨大的yīn影笼罩了张家,张宁总回想起那天的呕吐,他忍不住想,如果他那天的身体是健康的,如果他没有那么虚弱……
但也只是想想。
就好像那天钱多送他到车站一样,钱多走的后面,眼睛红肿着,钱多拉扯着他的袖子问他:“你是不是恨我?我去找那家卖饺子的了,他们说他们没买给过我……还要打我,我恨死他们了……”
张宁不耐烦的挣脱开钱多,跑到车里,车里人很多,张宁找不到座位,很多高三的学生都在准备返乡。
钱多跟了上来,张宁厌恶的扭开头,就听见钱多跟一个坐着的人商量:“我给你两块钱,你把座让给我朋友吧……他身体不好……”
张宁定定的看着面前的河水,他越来越不想回到那个家了,在那个地方他压抑的无法呼吸。
等他回去的时候,意外的看到了班主任的身影。
班主任正跟张宁的父母谈着什么,张宁打了声招呼,就静静的坐在一旁听着,班主任一直在劝着张宁的父母让他复读。
张宁忍不住感激的看了眼这个带他时间不长,自己一向不当回事的老师。
当张宁送班主任出村的时候,张宁由衷的感激着:“谢谢您来看我。”
班主任摸了下张宁的头,叹口气说:“你成绩那么好,不上学真是可惜了,而且你那个朋友又那么关心你,三天两头跑学校来问你的成绩,我告诉他你没考上,他都哭了,求我能不能来你家谈复读的事……我就想着无论如何都要来这一趟……”
张宁往前迈的脚顿了下,他的肺象被什么压住一样,他用力的呼吸着。
班主任慈祥的说:“你要好好跟你父母谈,我看他们已经想让你复读了。”
张宁再回家的时候,就听到了院子里的哭声,他远远听见他三姐哭着说:“我已经让过一次了,是他自己不争气,爹,你不能在这么节骨眼的时候,让我丢这么大的人,你要真给我婆家说咱不给聘礼了,你让我怎么做人啊,这个事,崩说咱们村了,就他们县城都嚷嚷开了,我去是带着大彩电去的,咱家现在说不给就不给……爹……你还要你三闺女活嘛……”
张宁要推开门的手停了下。
所有的事实都摆在眼前,他上学这几年,家里的给他花了不少钱,要复读就只能卡他三姐的嫁妆。
张宁沉默着回到家里,他本来就是心思很深的人,现在更是少言寡语。
三姐晚上没有吃饭,张宁看了眼空着的凳子,想要进屋去叫,他爹生气的说:“养儿防老,养儿防老,闺女再多也是给别人家养的,我就一个小子,我不指望儿子,我指望谁去,三妮子还嫌我赔钱赔的少啊,不叫她,让她饿着去。”
张宁沉默着,闷闷的往嘴里扒着饭,屋里传出三姐撕心裂肺的哭声。
天还没亮的时候,张宁就起来了,拿着昨晚收拾妥当的东西,趁着朦朦亮的天色向村外走去。
他留了封信,最近两年,他们村有出外打工的,回来的时候多少能带回点钱。
张宁不知道外面是个什么样,可他想出去闯一闯,坐上了去县城的第一班车后,张宁心里计划着从县城再转车到大城市。
他忽然就有了个念头。
张宁从来不是冲动的人,现在却很想去跟钱多告别。
在县城下车后,张宁才想起自己从没有记过钱多的联系方式,这么久了,都是钱多主动找他,张宁有点着急起来,他不想在这个县城耽搁太久。
他想起钱多曾经给他说过他妈在县卫生所工作,这个县城很小,张宁一下就找到了县卫生所。
他在里面打听着,县卫生所人很少,没问俩人就找到了钱多妈的办公室,钱多妈正在里面坐着喝茶水呢,看见张宁进来,愣了一下,张宁忙打招呼,叫了声大姨。
张宁土里吧唧的衣着,让钱多妈多看了两眼,钱多妈问他:“你是谁啊,找我什么事?”
张宁忙说自己来找钱多的。
钱多的妈忍不住又打量了打量张宁,才慢悠悠的开口说:“找他什么事?”
张宁能感觉到钱妈的敌视,他尽量克制着自己,“我要到外地去,想和他告别。”
“哦。”钱多妈点了点头说:“他不在,你改天再来吧。”
张宁失落的从县卫生所出来,他知道自己被敷衍了。
等张宁一走出去,钱多妈就反感的皱了皱眉头。
张宁提了行李走出去,心里空dàngdàng的,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那么想看到钱多,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说不出的遗憾难受,他只知道他想再看看那个东西,在起初的厌恶到现在的想,张宁没法解释这样的变化。
张宁走到路口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叫他,他忙站住脚,浑身一个激灵。
张宁很少把那么清楚的qíng绪挂在脸上,可还是忍不住的笑了,在那瞬间他张开双臂给了钱多,一个大大的拥抱。
钱多用力的回抱着他,高兴的都不知道怎么表达了,颠三倒四的说着:“我老远就看见你了,还以为自己眼花了,真的是你,你……怎么来……看我来的嘛……”
张宁摸着钱多的头发,他用力的深吸着气,他终于见到钱多了,上次分开是什么时间,他努力回忆着,可脑子是一片空白。
钱多发呆的看着张宁,他忽然想起自己在高考前做的那个倒霉事来,他的眼圈红了,小声的重复着:“对不起对不起……”
张宁用力的抱着他,什么都没有说。

第15章

钱多一眼就看见张宁带的行李,他赶紧问:“你要去哪?你家不让你复读啊?”
张宁看着钱多,平静的说:“我要走了,去大城市闯一闯。”
钱多的眼里一下就挤满了泪水,“你就这么走了?”
张宁点了点头,不去看钱多。
钱多用力拉着他,有点激动的说:“我也去,我说过,你去哪我都跟着,你等等我,我就回家拿东西去。”
张宁着看钱多飞快的跑进了一个胡同,他的脸上什么表qíng都没有,只是发了一会儿呆,很快的就重新提起行礼,中午的阳光打在他的脸上,他仰了仰头,把眼里的液体倒回去。
他从懂事起就有一种孤独感,好像是与生俱来的,他一直觉着他活在一个人的世界,从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张宁安静的往前走着,每一步都象走在自己的心上,眼前逐渐模糊起来了,他用力的把忍不回去的眼泪擦gān,他对自己说:“张宁!如果这一关都闯不过去,你怎么飞huáng腾达?!”
可还是被人在身后抱住。
钱多抱着张宁的后背,大声指责着:“你为什么不等我,如果不是我忽然不放心回来看,你就走了是不是?!”
张宁没有任何表qíng的回身看着钱多,钱多又一次哭了。
钱多没有去擦眼泪,他拉着张宁的袖子,不依不饶着:“我不回去拿东西了,我就跟你走,你别想甩了我。”
这么久了,张宁还不知道钱多是什么人嘛,张宁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过头去小声说:“走吧。”
坐上去大城市的火车,钱多东张西望着,这还是他第一次坐火车,他们买的最便宜的票,原本以为没座的,结果进去车厢后,发现很多座位都空着,钱多就找了个靠窗户的位置。
张宁一直都很沉默。
钱多被车窗外的风景吸引住,看起个没完,张宁有点疲倦,把头轻轻的靠在钱多的肩头。
不知过去了多久,张宁一直没有睡踏实,他隐约感觉到额头湿润了下,他张开眼睛,钱多正专注的看着他。
张宁给了钱多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可依旧不是轻松的。
钱多握紧张宁的手,张宁的手很冷,其实车厢里并不冷,钱多的手心都出汗了。
张宁一动不动的。
钱多知道张宁在怕,张宁一向都是这样,什么都放在心里从不表现出来,更别提说了。
到了一个中间站,忽然上来很多人,有人拿了车票找到他们坐的地方。
张宁和钱多只好让开位置,蜷曲在两个车厢中间的空间,偶尔有人过来抽烟,张宁和钱多就在烟雾里,彼此看着对方。
钱多忽然想到了什么,忙从口袋里摸出钱包,打开点了点钱,又抽出身份证给张宁看:“对了,我前段时间办了这个,自从我爸把我关起来后,我就习惯随身带着钱包了,我刚想好了,衣服什么的,我穿你的就行,等到了地方要是钱不够,我再给我妈打电话让她给我邮。”
张宁点了点头,在上火车前,钱多给她妈的办公室打了电话,钱妈很生气,钱多说到他妈也忍不住的有点难受。
他努力给了张宁一个笑。
火车缓缓开进了站,张宁提着行李下去,钱多寸步不离的跟着走出去。
外面的人比县城的集市还要多,乌压压的人群,钱多有点紧张的拉住张宁的衣角,他怕跟丢了,可还是被人挤呀挤的给挤开了。

章节列表

上一篇:灰飞烟灭_步非烟【ios怎么下载亚博】 下一篇:福泽有余[重生]_月下蝶影【ios怎么下载亚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