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只总来我瓜棚里偷瓜的小卷毛 作者:这个六月超现实

《那只总来我瓜棚里偷瓜的小卷毛》作者:这个六月超现实

文案:

天热了,喂小卷毛吃瓜吧

架空现代,年下主受,双洁互宠,he。

卷毛羊攻x瓜农受

朴实,不甜不要钱。

?

内容标签: 年下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西,卷毛 ┃ 配角:顾妈妈,顾爸爸 ┃ 其它:架空现代,年下,主受,双洁,互宠,he

?

?

?

第1章 一只小卷毛

  

  01 顾西还是顾西瓜,这是一个问题

  据说顾西出生的时候,天气特别热,他妈正捧着个大西瓜啃得欢,忽然就感觉肚子疼上医院去了,嘴边的汁水都没来得及擦干净。

  后来要给孩子起名,这个山里长大的女人一拍手掌:“哎呀,就叫瓜崽嘛!”

  幸好顾爸爸立场坚定,上户口那会偷偷给儿子改了名,不然顾西现在还顶着“西瓜”的名头在地里闲逛。不过,顾妈妈还是一口一个“瓜崽”喊他,乐此不疲:“小名懂不懂?以前我还整天喊你爸叫二狗呢!”

  顾西默默地和他爸对视一眼,他爸怕变成狗r_ou_汤,他也不想被囫囵啃。

  大学毕业之后,顾西还是没能和西瓜撇清关系,带着一身技术,回老家搞起了大棚种植。新品种的西瓜个大r_ou_红,还特别甜,一年能收个三四茬,顾西整天守在地里也不嫌烦。这下,顾妈妈更是笑颜逐开,摸着顾西的脑袋像摸大西瓜那样温柔:“瓜崽,再给你妈摘两个?”

  “……”顾西摊开手掌。

  然后被狠狠揍了:“你这个瓜都是从我肚子里出来的,我找你要钱了吗!”

  大西瓜顾西灰溜溜滚回了瓜棚里,看着满地青碧,很熟练地绕过藤蔓走到深处,里头有个快要成熟的,正好献上去给太后娘娘。然而,当顾西扒开密密实实的叶子,底下除了被咬断的一截藤,瓜消失得无影无踪。

  顾西恨得牙痒痒:“卧槽!又是那只卷毛!”

  02 卷毛一出,谁与争锋

  顾西口中的卷毛,不是人,是他们村里的一只羊。

  也不清楚它从哪来,也许是山里长的,比普通的羊要矫健,跃过山沟沟毫不费力。顾西很小就出去读书,后来才知道村中多了一只奇怪的羊,先前大暴雨发山洪的时候,救了村尾一家四口,就被当成神羊养着了。

  说起来,它还真特别,除了纤细又漂亮的四肢,就数那头卷卷的毛最显眼。顾西第一次在路上碰到它的时候,还被惊艳了一把,忍不住凑过去揉。那只卷毛也乖,睁着一双懵懂的眼看他,还蹭了蹭顾西的手掌心。

  可后来——

  “婶子,知道卷毛跑哪去了吗?”顾西气喘吁吁。

  已经搬到小树林旁的华婶子摇摇头:“好几天没见着了。难不成,又跑你瓜棚里偷瓜了?”

  顾西用力拍膝盖:“可不是!那家伙鬼精鬼精的,我都把围栏门锁上了,它还窜进来啃了我特意留下的大西瓜,气死我了……”

  华婶子不禁失笑:“哎哟,叫你找根绳子拴着它嘛!”

  “连绳子都啃断十来根了。”顾西很无奈,不是没想过找个笼子装羊,可那毕竟是别家的救命恩羊,关起来算什么事呢……绳子不禁啃,用铁链吧,那只卷毛还会装可怜,立马就给顾西跪下了,弄得他像虐待动物似的。大棚周围本来没有围栏,村里人淳朴,用不着防贼,结果为了阻止卷毛偷瓜,围栏加高了好几层,还是没挡住。

  连顾西忍着心疼买的摄像头,那么高,都被卷毛弄坏了,抢救出来的小段录像里头都是那张蠢兮兮的大羊脸。

  “你直接在大棚外头给它留两个,不吃吗?”华婶子捻着菜叶子。

  顾西一脸深沉:“不吃,全给我当球踢了。”

  华婶子又爆发出一阵大笑。

  既然逮不到罪魁祸首,顾西也没办法,只好回大棚里看看还有没有别的地方被祸害了。刚走到围栏外,眼角余光里一只毛屁股正在大棚门口晃来晃去,顾西当即大喝一声:“卷毛!”

  对方被吓了一大跳,从棚里窜出来,迅速朝反方向跑。顾西就跟在后退追,但这些日子练下来的身子也没有羊跑得快,一不小心就摔了。

  霎时间,卷毛一甩头,“嗖”一下转身朝这边过来。

  顾西趴在地上装晕,半眯着眼,瞧那头卷毛往自己脸戳啊戳。这只蠢羊似乎是想叫醒他,还低声咩咩地唤着。

  “疼死了……”顾西知道它有灵x_ing,艰难地挤出几滴眼泪,如愿看到了那双大眼睛里头的惊慌失措。接着,他冷笑一声,趁对方不备,精准且强势地揪住了那一头卷毛,把不敢挣扎的羊拖到大棚前:“我让你跑!”

  小卷毛震惊:“咩——”

  03 恶羊表情包你要一份吗

  天很热,顾西端着水壶大口大口喝着,里头是刚冰过的绿豆糖水。

  一旁被捆住脖子的卷毛生无可恋,嘴边只有一撮瓜藤,已经被它啃得稀巴烂,连水都没几滴了。

  “呵呵。”顾西转头看它,又叉起一块鲜红的瓜r_ou_,啃得腮帮子都鼓起来了。

  自从前天用苦r_ou_计抓住了卷毛,顾西就找新买的绳子,在它脖子上打了个巨大的蝴蝶结,然后牵过来当守门羊。因为顾西的腿的确擦伤了,大片红药水看上去特别吓人,卷毛自觉心虚,也没敢趁机逃跑。只是没得瓜吃,好几天嘴里都不甜滋滋,它委屈巴巴地跪在地上,控诉顾西的狠心。

  然而,顾西不仅没有心软,还摸出手机拍了个照,瞬间增加一张“幼小可怜又无助”的表情包。他发到淘宝的客户群里,很快收获了一堆“哈哈哈”或者“嘿嘿嘿”。

  不少老客户都听说过卷毛的事迹,也看过顾西放在店铺里的迷之广告,什么“恶羊偷瓜屡教不改,请来救救可怜瓜农”,还有“你听,地里哗哗地响,羊都忍不住要偷瓜,你还有什么理由不买”之类的。后来顾西迷上了做卷毛的表情包,他们也看得高兴,都说店主有创意,还帮他在微博上小火了一阵。

  “最近这一茬,口感会比较爽脆,味道清甜,喜欢的可以提前下单了。”顾西动动指头,不放过任何一个宣传机会。为了增加可信度,他又拍了个短视频,一边展示切开了两半的西瓜,一边解说道:“还不算很熟,这皮多薄,r_ou_多红,吃在嘴里汁水四溅……”

  卷毛边听边点头,嗯,是很甜,之前它偷吃的那个还很大,连皮一起吃了特别消暑。

  顾西又把镜头移到羊身上:“它之前啃了一个,现在还想着呢,活生生的行走表情包。”说着,他伸手抬起卷毛的脑袋,掐住对方脖子:“说,之前的瓜甜不甜?”

  被黑恶瓜农逼迫的卷毛放声大喊:“咩——!”

  “嗯,羊都说甜,这就是顾西家的大西瓜。”顾西冷酷且无情地微笑着收了个尾。

  视频上传完毕,群里又是一阵热烈的讨论:

  “想吃!这次还包邮吗?”

  “包,随瓜附送一张卷毛海报,镇宅辟邪。”

  “不甜能不能不给钱呀,嘻嘻嘻。”

  “来人,放卷毛!”

  “上次买的有一个坏掉了,这次希望全是好的。”

  “可以私信我要赔偿哦,我也会反馈给快递的,比心。”

  见瓜农顾着玩手机,卷毛眨了眨眼,直起身调戏了一下绳子的底线——很好,再拉长一点,就快能碰到——啊,吃到了!

  卷毛激动落泪。

  等顾西幻想着潮水般涌来的订单,无比心满意足时,低头一看,矮桌上的西瓜早已不见踪影。已经不需要怀疑,他恶狠狠地回头,只见卷毛一脸无辜,甚至打了个饱嗝,咧嘴对他露出灿烂笑容。

  顾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宰了你!”

  今晚就吃羊r_ou_锅!

  04 妈,我才是你亲生的崽崽呀

  在这一茬瓜全部上市之后,并没有落入瓜农五脏庙的卷毛终于被放了,三步一回头地朝山里走去。

  顾西面无表情,甚至想朝对方扔大西瓜。

  这些天,哪怕被捆在围栏边,卷毛依然在夜里神出鬼没,瓜还是神秘消失。而且为了不背上虐待动物的黑锅,顾西还要定时去喂羊,每次对上卷毛那副天真无邪的模样,就气得又在它脖子上打了一个蝴蝶结。

  久而久之,那根绳子上出现大大小小的蝴蝶结,堪称一景。此时被拎在顾西手上,像鞭子那样甩得虎虎生风,嗖嗖扫起地上的沙土。

  卷毛一颤,撒开蹄子往树林里跑了。

  顾妈妈身着波西米亚风长裙,戴着大Cao帽,忽然出现在顾西背后:“瓜崽,你又吓羊呢?”

  “没,我锻炼身子,甩绳子呢。”顾西尴尬地笑。

  要说不能教训卷毛的最大原因,莫过于自家老妈喜欢羊,觉得卷毛又聪明又可爱,还总是在顾西不给她吃瓜的时候指桑骂槐:“卷毛啊,你最乖了,千万别学那些不孝子,总是顶撞长辈……”

  那会顾西只能对天空翻白眼:“妈,我才是你儿子,那是只羊。”

  “羊都比你听话!”顾妈妈说得斩钉截铁。

章节列表

上一篇:种马总攻的肉欲之旅 作者:该账号不存在 下一篇:某知名楼姓影帝竟要求楚姓小鲜肉为他做这样的事!作者:现世风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