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策 作者:墨舞红纱(7)

强强情有独钟都市情缘悬疑推理

  “嗯?”楚逸兮不解地看着他。

  傅君酌摆摆手:“没什么,对了我还不知道你教的是哪门课?”

  楚逸兮听后将手里一直捧着的书的封面朝向了傅君酌,傅君酌定睛一看吃惊道:“心理学?”

  楚逸兮颔首:“其实我也不算是这所学校的老师,只不过这个学期我老师有事便让我来代一下课罢了。”

  傅君酌了解地点点头,这时外面传来了汽车的喇叭声,应该是双宴将车开过来了。

  “我送你出去吧!”楚逸兮往外面看了一眼说道。

  傅君酌将双手又放回了裤兜中跟着楚逸兮往外走,直到他打开车门正要坐进去时楚逸兮突然叫住了他。

  “傅警官……”

  傅君酌回头看向他。

  “你们今天来找……”楚逸兮话说到一半最终还是停住了,然后摇了摇头:“没什么,请慢走!”

  傅君酌没有动,他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看着楚逸兮,见后者居然跟自己微微挥了挥示意再见时他才坐进了车内。

  目送着黑色的商务车驶离消失在拐角处时楚逸兮才收回了视线望向前方的教学楼皱了皱眉……

?

?

第9章 第九章 第1案 唯心而已

  堆积满文件资料的办公桌奇迹般地被整理整洁了,原本放在上面的台式电脑也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装满了红通通麻辣小龙虾的不锈钢脸盆。而此刻正有四个戴着一次- xing -手套的人围着桌子热热闹闹地人手一只龙虾忙着给它做着解剖分尸。

  “老大、双晏赶紧过来这个麻辣小龙虾可好吃了!”左安安正对着大门站着,一抬头刚好看到进来的两人便举起了已经被她拧了头部的龙虾热情地招呼道。

  “我靠,我跟老大大热天地在查案,你们几个居然窝在空调间里吃麻辣小龙虾,还有没有同情心了?”双晏大叫着奔了过去连双肩包都没顾上先拿下:“老大赶紧过来吃。”他给自己和傅君酌分别取了一次- xing -手套,一戴上便拿走了盆里望过去最大的一只。

  “有醋吗?”双晏分开龙虾的头部与身体朝桌上看了一眼问,立马左安安就相当热情地将装有香醋的小塑料盒递了过去。

  “老大我们今天午饭是去食堂还是依旧叫外卖?”沈思瑞将口中的虾肉吞下肚后挪到了傅君酌的身边问道。

  傅君酌拿起桌上还未开封的咖啡打开喝了一口,指了指深得大伙儿心的龙虾盆:“这个难道不是外卖吗?”

  “老大这个是我们回来时顺路带回来的不算。”左安安拿着一个龙虾大钳子摇头:“买这个的时候我看到他家的水煮鱼也不错,要不我们中午就叫来吃吧?”

  傅君酌看着都在附议左安安提议的组员们带着语重心长的口气教育道:“虽然我们异案组的伙食费不紧缺但是同志们啊身为市局里的一员你们是不是该为我们市局的大食堂生意偶尔做点贡献呢?”

  “老大我是很想去光顾的,可是我的胃实在无法消受局里大食堂烹饪出来的精品菜肴。”对于大食堂的饭菜左安安想都不忍心再想起。

  “老大我对张叔那十几年如一日的独家秘方汤底也接受无能。”在吃的方面双晏虽然不怎么挑剔但是也受不了一周七天五天重样的菜色。

  傅君酌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直摇头:“你们这些人啊就是好日子过惯了,你们难道不知道我国还有许多连饭都吃不饱的贫穷地方吗?你们有没有想过当你们在享受美食的时候我们那些同胞们是怎么艰难存活的吗?”

  “那老大要不要我潜入几家大公司的系统找些他们违法乱纪的证据,然后匿名寄给他们危险他们不捐款就告发?”双宴说完果断扔下了手中的龙虾壳,用纸巾擦了擦手打开了他的宝贝笔记本电脑嫣然是一脸很想尝试的样子。

  “嗯嗯,我觉得双宴这个主意不错!”左安安塞着一嘴的龙虾肉极为赞同。

  沈思瑞看了傅君酌一眼默默地低头开始收拾着桌上剥下来的龙虾壳,而从头到尾一直坐着在吃并没有说过一句话的宁希钰摘掉手上的一次- xing -手套后端起了剩下的龙虾笑了笑:“那个你们都吃得差不多了吧?那剩下的这些就归我了,毕竟我那里还有别人,虽然现在躺在那里动不了了但是至少也算是人对吧?”说完不等众人反应他就快速抱着脸盆溜走了。

  “希钰我还没吃够呢?”左安安朝着宁希钰消失的背影大喊道,可是当她想起了法医室里的某个无法动弹的人后还是选择了放弃,毕竟对着尸体吃东西的事情不是所有人都能干得出来的。

  一瞬间异案组内回复了安静,傅君酌看了看不再闹腾的几人把咖啡往旁边一搁置说道:“好了,既然大家都吃饱了那么下面拿着各自收集到的资料进会议室。”接着又掏出了手机跟宁希钰说了一下集合开会的事就先回了自己办公室。

  五分钟后异案组的会议室中又开起了第二次关于雨夜杀人案的会议。

?

?

第10章 第十章 第1案 唯心而已

  大雨洗涤过的街道并没有文章中描写的那样散发着大自然的清新空气,反倒是来来往往、络绎不绝的车辆声与浓浓的灰尘味道使得味觉上有了一定程度的刺激。

  楚逸兮开完会跟其他同行的老师分开后便独自一个人沿着人行道走着,在路过一位正在扫落叶的环卫工人身边时停了下来。

  “罗叔您又承包新地方了?”楚逸兮对穿着环卫马甲看起来五六十岁的环卫工人开玩笑道。

  老罗听到声音停下手中忙碌的大扫把一回头便笑了起来:“原来是逸兮啊!”说着抬手抹了一把自己额上的汗珠继续道:“什么承包啊?我要是能承包下这些街道不就是老板了,哪里还需要自己来扫大马路的。”

  “那您怎么就调这里来了?”楚逸兮将自己未开封的一瓶矿泉水拧开瓶盖递了过去问道。

章节列表

上一篇:孤岛别墅:来自狂热者的指引 作者:无病不作 下一篇:La mer 作者:赤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