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草师爷 作者:司徒九流(下)

强强情有独钟悬疑推理

第63章 狐娘子(二十五)

  两人轻手轻脚地摸近僧寮, 寇落苼在窗户纸上戳了个洞, 眯着眼睛凑上去一看,轻轻地“咦”了一声。傅云书好奇心顿起, 扒拉着他的胳膊忙问:“怎么了怎么了?”

  寇落苼让开位子, 道:“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傅云书凑到那小洞前一看, 虽然屋子里黑咕隆咚一片,但借着月色, 仍能隐约看清里面的摆设, 确实一个人也没有。他大为诧异,道:“不在僧寮……那这大晚上的他们能在哪里?”

  寇落苼道:“不如去大雄宝殿瞧瞧。”

  云间寺占地不小, 看来从穷乡僻壤搬到州府来这几年里香火钱赚了不少, 两人绕了不少路才来到寺庙正殿, 一路上仍是不见半颗光头,直走到大雄宝殿,里头灯火通明,案上摆着各式贡品, 香火袅袅, 却依然没有一个人,唯有金身大佛, 垂眸慈悲地望着底下两个渺小的凡人。

  僧寮在寺庙的最后头,正殿在寺庙的最前面, 两人几乎已是将整座云间寺逛了一遍。

  “奇怪了……”傅云书喃喃道:“这人都到哪里去了?”

  寇落苼也眉头紧蹙, 伸手在释迦摩尼的莲花座上轻轻一拍,道:“难不成集体外出化缘去了?”

  傅云书道:“哪有晚上出去化缘的?”扭头瞅了瞅四周金光闪闪的佛陀菩萨们, “而且我看他们的家底,应该也不用化缘。”话音刚落,便看见寇落苼的手刚从莲花座上挪下来,又闲不住地抓起了签筒,晃了晃,笑道:“傅兄,求只签?”

  傅云书道:“你还记得我们是为何而来的吗?”

  寇落苼执着地把签筒递到他面前,道:“来都来了。”

  傅云书就接过签筒晃了起来,没一会儿就有一支签掉在地上,寇落苼抢先一步捡了起来,一愣之后便笑起来,道:“还真挺灵验的。”

  “是什么?”傅云书从他手中把签抽走一看——下下签。

  两人又在寺庙里转悠了许久,还是一无所获,只好无功而返。从之前进来的那里又翻墙出去,回到小树林里牵了马,傅云书坐在马背上沉思半晌,忽然道:“寇兄,你说云间寺里那些和尚到底会去哪里呢?我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

  寇落苼道;“人总不可能凭空消失的,更别说云间寺里肯定不止一个和尚,也不大有可能是别人强行将他们悄无声息地劫持走。”

  傅云书深以为意地点点头,“嗯。”

  寇落苼道:“所以依我说,多半是和尚们自个儿跑到外面去了。”

  “可这深更半夜的,和尚们不好好在庙里念经睡觉,又会跑到哪里去呢?”

  寇落苼道:“这样晚了,也不是他们想去哪里便去哪里的,大多数店,早都已经关门打烊了。”

  “这么晚还在营业招揽生意的,除了客栈,莫约也就还只剩下……”傅云书道:“青楼了。”

  寇落苼道:“想不想再去一次鸳鸯馆?”

  一想到鸳鸯馆,傅云书立即又想到妖娆姑娘那白藕一般的手臂缠在寇落苼的脖子上,没来由的一股火气直冲天灵盖,闷闷不乐地道:“不去!”转而又想到了什么,扭头- yin -测测地看着寇落苼,“怕不是你很想去吧?”

  寇落苼立即举起两只手,“我不是!我没有!”

  “没有就好。”傅云书轻哼一声,又道:“咱俩现在的的身份可是背井离乡千里迢迢为老父求药的孝子,偶尔去一趟散散心还可以,怎么能天天去呢?定会惹人怀疑。”

  寇落苼立即拍马屁,“县主英明。”

  傅云书回头望了眼那隐在一片夜色中的漆黑寺庙,道:“今日既无所获,那便明日再来。白天,和尚总应该在了吧?”

  两人于是又骑着马往驿站赶,等回到自个儿房中的时候已是深夜,寇落苼先将小县令送到他房间门口,再去自己那儿,刚推开窗通风,一只白色的鸟儿便扑棱着翅膀落在窗台上,“咕咕”地叫着——这是一只信鸽。

  信鸽的腿上绑了个小小的竹筒,寇落苼把竹筒解下往掌心一倒,果然滚出一卷小纸条,展开一看,上面写着:杨叶尚未归府。

  寇落苼立即将脱了一半的衣服又船上,捏着纸条急匆匆地去敲傅云书的房门,“傅兄!傅兄!你睡了吗?”

  小县令此刻正在洗头,听到寇落苼敲门,一头- shi -淋淋的长发从水盆里抬起,抓了块布一边随意擦着,一边走过来开门,问:“这样急,是有什么事吗寇兄?”

  门一开,便露出门后头在烛火掩映下衬得分外活色生香的小县令,夏日暑热,他只穿了件中衣,头发披散肩头,不住地滴水,将白色的中衣打- shi -,隐约显出其后的肌肤,偏生他还睁着双- shi -漉漉的桃花眼,一眨一眨,迷惑地看着寇落苼。寇落苼的喉结滚动一下,无声地吸了一口气,片刻后才道:“昨- ri -你睡下后,我去拜托了客栈的掌柜,借他信鸽一用,朝九合县衙门送了封信,问问他们杨叶有没有回去。”

  傅云书的神色顿时变得紧张,他一把抓住寇落苼的手腕,问:“然后呢?他们有回信吗?”

  寇落苼沉默不语,只摊开手掌心,露出握在手中的那张纸条。傅云书将那纸条接过,小心翼翼地展开,看了一眼之后,立时怔住,半晌,才艰难地发出声音,道:“这……这……杨叶他……还没回去?”他不敢置信地摇摇头,“都这么多天了,他早到已经到了才对,难道……难道他真的……”傅云书又忽然想到了什么,目光瞬间锐利,道:“会不会是杨叶归心似箭,冒险走了金雕山,然后被山上的土匪绑架了?”

  江北府,尤其是九合县那一块,若出了什么事,第一个怀疑的往往是金雕山,海东青寨主头上顶的黑锅叠加起来能造出一座王屋山,他虽早已习惯,但面对傅云书的质疑,心里还是有点小委屈,闷闷地道:“土匪抢的一贯都是富商豪绅,劫持杨叶一个看上去就穷酸了吧唧的小捕快作甚?煲汤都嫌他肉柴呢。”

章节列表

上一篇:落草师爷 作者:司徒九流(上) 下一篇:没有了